野蛮生长的美团,距阿里、腾讯和头条还有多远

  • 来源: 驱动号 作者: 智能相对论   2020-01-16/23:00 访问量:
  • 微信图片_20200114172119.jpg

    文|编程浪子

    来源|智能相对论(aixdlun)

    近期美团股价涨幅超3%,市值再创新高成为各界热议的话题,甚至一度传出美团将要收购滴滴的流言,各方猜测不已,似乎美团将成为生活服务领域内的翘楚,比肩阿里、腾讯和字节跳动只是时间问题。

    但是我们回过头来重新梳理美团的成长史,会发现然而过于快速的生长,让美团业务和管理的疏漏在所难免,民间谚语讲萝卜快了不洗泥,是对美团现状的精准描述。

    虽然美团在市值有了提高,但是美团是否能够成为比肩ATB的巨头,还需要经历更加严酷的市场考验。

    一、美团多向度发展,与顶级巨头仍有差距

    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竞争是美团从诞生以来的基本盘,主要目标在于继续稳住外卖业务已经积累的优势。同时美团还在网贷、生鲜等领域继续向阿里放出进攻号角,分别推出美团生活费、美团买单,在北京上海武汉等地美团买菜,在南京继续扩充美团打车等生活类服务版图。

    美团全面开花,市值的花团锦簇烈火烹油背后,是美团模式的隐忧,美团从传统的O2O模式起家,专注于连接用户线下消费场景,王兴也曾提到过,美团所有的业务都是基于地理空间位置这一个核心点展开的。

    以生活服务类为核心业务决定了美团暂时不具有多维度延长价值链的能力,美团的营收方式有以下两类,以美团外卖和美团团购为例,从媒体报道的数据看(未核实),美团外卖收取商家交易额百分之二十五左右的服务费,美团团购则收取加盟费和销售额提成两类,团购的销售额提成相比外卖则较低,约在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八左右。

    归根结底,在这种盈利模式下,如果没有补贴的存在,小商户就将面临不得不做的抉择,要么提升订单的单笔定价,要么降低餐饮质量,之前被广泛曝光的“廉价外卖包”就是这种模式下催生的产物。美团就会面对数据和用户服务、入驻商户体验的三重钳制。

    那么美团暴涨的市值能否让美团成为进入比肩ATB的巨头行列?在笔者看来,以收取抽佣的方式作为核心的商业逻辑,美团相比阿里、腾讯或者字节跳动,仍然有较大的差距。而且这种差距是由企业基因决定,而非市值的短期暴涨可以弥补。

    1、相比阿里在商业模式、组织管理和数据驱动等方面的创新有大量成果,美团的创新能力则相对缺乏,跟风更多。

    商业模式方面,淘宝从诞生之初就将免费作为基本原则,在扩充了平台商品品类的情况下,彻底地将平台性思维贯彻到底,形成了阿里系产品特质。

    组织管理方面,阿里早在2010年就提出合伙人制度,合伙人有权提名四个董事会席位,实现了合伙人控制董事会再控制公司的管理方式。

    数据驱动方面,阿里创新性的将碎片化数据用于金融领域的信用评估,开发出“阿里小贷”产品。2013年阿里推出的余额宝,更是开启了无门槛理财的大门,之后的花呗、借呗等产品都成为了互联网金融的标配。

    阿里系的生活服务类产品则可以背靠阿里的技术积累,形成一个协同经济体,相较之下,美团新推出的生活费、或者买单服务,都是在跟随阿里的脚步。

    2018年美团一度积极收购摩拜单车这一看似与美团“Food+Platform”无关的业务板块,背后是美团需要平台流量,来为自己现有的业务输血引流,其后的去摩拜化,将美团APP作为单车的入口,又招致了不少用户的不满。

    我们清楚,创新仅仅依靠资金投入短期内是无法实现的,需要的是人力和业务实践的长期积累,企业要在经营状况指标和创新投入上达成平衡,但是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创新显然不会成为美团的优势。

    2、强to C生活服务类的业务模式,也决定了美团缺乏社交运营空间,这让美团与腾讯也毫无可比性。

    从场景上看,美团目前用户打开APP的主要时间点,大多集中在线下消费或者出行之前的决策时段。有用即打开,用完即关闭是美团用户的主要特征,这与腾讯社交的全时态流量有所差异。

    从行为上看,美团的业务类型决定了消费者使用美团的主要行为习惯是搜索,美团不容易通过站内社交进行更广泛的门店宣传,而如果想走交易+广告的路线,这又回到了之前让各家叫苦不迭的补贴模式,美团寄希望社交化实现广告收入的长期增长其实并不乐观。再说,站外社交,从目前美团的产品上来看,除了拼团以外,并没有亮眼的模式出现。这也将美团的盈利模式限制于单纯的提成抽佣这样的“远古”盈利模式,实质做的还是一个“中间商”生意,并未实现真正的互联网化。

    3、美团在技术能力方面与头条仍然有较远的距离,美团的服务属性决定了美团的技术投入多集中在搜索引擎的优化上,在AI技术、图像识别、边缘计算等硬技术代表领域还要逐步积累,或者干脆依靠第三方服务。

    字条跳动除了强大的APP生产和运营能力,其在AI领域里的积累也具有非常强的优势,根据字节跳动的AI Openday活动披露,其内部研究院和AI技术团队已经将大量技术运营到实际产品之中,在字节跳动出海运动中,AI技术的积累为字节跳动的产品提供了大量的差异化体验。

    而美团的产品,目前并未看到一个真正改变行业的技术出现,同样也没有实现差异化。

    二、生态位假说看美团面临的竞争格局

    高斯的生态位假说认为,由于竞争的结果,两个相似的物种不能占有相似的生态位,而是以某种方式彼此取代,简单的说,完全的竞争者(具有形同的生态位)不能共存。依照此理论,可以更清晰的描绘出美团未来发展的可能性。

    目前美团在生活服务类的竞品主要在滴滴、携程等,三方各自对应了餐饮、出行和酒店住宿等生活服务细分领域。从长期来看,美团在非外卖业务的竞争不可避免的要面对“三国大战”。

    而美团新开展的业务,不论是在网贷领域、亦或是生鲜领域,对标的都是各家已经有深厚投入的成熟赛道,从美团仅在部分城市进行布局的战略可以发现,其目的在于逐步试水积累经验和逐步调整服务内容。

    但是根据高斯假说给出的判断,除非美团短期内走出差异化服务吸引用户,雷同性的产品终究会淹没在竞品成熟产品汪洋中。

    从近期的用户反馈来看,美团新开的网贷业务,频繁曝出“暴力催收”的新闻,快速生长的美团业务,背后是美团需要竖立起已经具备优势的形象,美团希望能够超越餐饮外送领域,生长出更多的根系。

    回顾过去5年来美团数场鏖战,不论是补贴之争,还是美团针对平台商户的协约和外卖小哥生存状况问题都是一个长期以来绕不开的话题,美团的基本盘,还有继续夯实的空间,美团新拓展的业务面,如果不能良性生长,对于美团来说则更像一种“增生”,也就是生物体无效的细胞增殖,但是最终有可能危及本体。

    结论

    市值暴增的美团离ATB等一线大厂还有距离,即使在企业应有的社会责任方面,美团相较和快递员称兄道弟的刘强东,在社会大众亲民负责形象依然有不少差距。

    一家企业从一个盈利组织成长为大众所依靠和信赖的团体,或者具有长线价值链的富生态团体,中间的差距不仅仅是市值一项可以填补,而需要更多的时间和市场的沉淀。

    “滴滴顺风车”事件还历历在目,对于王兴来说,野蛮生长的美团还有大量需要精细修剪的枝叶,而这个过程,也给竞争者留下大量的机会。

    2020年才是美团真正遭遇实战的一年,大风过去之后,逐渐冷静的投资者和市场,将会为美团真实的价值做出公正的判断。

    *此内容为【智能相对论】原创,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完】


    评论 {{userinfo.comments}}

    {{money}}

    {{question.question}}

    A {{question.A}}
    B {{question.B}}
    C {{question.C}}
    D {{question.D}}
    提交
    文章数: {{userinfo.count}}
    访问量: {{userinfo.zongrenqi}}

    驱动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