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赴美IPO拟募资1亿美元 终于活成了令星巴克讨厌的样子

  • 来源: 驱动号 作者: 盈媒体 2019-04-23/13:19 访问量:
  • 瑞幸咖啡赴美IPO拟募资1亿美元 终于活成了令星巴克讨厌的样子

     

    4月23日凌晨,当北京城里所有咖啡的灯都熄灭了,互联网模式瑞幸咖啡突然宣布一个重磅消息:在美国提交IPO招股书,计划登陆纳斯达克,股票代码“LK”,计划募资最多1亿美元。

    瑞幸咖啡从2018年1月1日试营业至今,有过多轮融资,但却一直活在“亏损、倒闭、下一个ofo”等媒体舆论热词的冷嘲热讽中。

    这次赴美IPO,是否能够像当年360赴美上市一样,真正摆脱在国内舆论危机呢?

    1、瑞幸咖啡真的“缺钱”吗?

    招股书显示,瑞幸咖啡从成立至今确实没能赚到钱,账面上净亏损22亿人民币。

    天眼查数据显示,4月1日,瑞幸咖啡新增一条动产抵数额为4500万元。抵押物均为咖啡机、奶箱、粉仓等物品,所属地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等多地门店。

    这更让媒体舆论为作为宣判瑞幸“提前退场”的证据。对此,瑞幸解释为:

    “这是一笔常规的设备融资租赁,符合我们轻资产运营的大思路。通过设备融资租赁等创新金融工具的应用,可以保证我们资产价值最大化。”

    虚惊一场。

    招股书显示,在2018全,瑞幸咖啡总净营收为8.407亿元人民币(1.253亿美元),净亏损16.19亿元人民币(2.413亿美元)。而2019年第一季度,瑞幸咖啡总净营收为4.785亿元人民币(7130万美元),净亏损5.518亿元人民币(约8221.8万美元)。

    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12月31日,瑞幸咖啡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43亿美元,长期负债为5266万美元,客户复购率达54%。

    但是,瑞幸咖啡仅在一年零三个月内先后进行了三轮融资,共计5.5亿美元。

    瑞幸咖啡于2018年1月试运营,6个月后获得了A轮融资2亿美元,当时估值10亿美元;又过了5个月后,B轮融资同样也是2亿美元,估值翻倍到22亿美元;最近一次轮融资发生在一个星期前,共计1.5亿美元,估值再次上升到29亿美元。

    瑞幸宣布融资成功后接着就是美国IPO,有观点指出,如果这一轮融资不成,美国上市就泡汤了,瑞幸咖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可能就挂了。然而,从成立至今,瑞幸咖啡一次次地让这些预言者感到失望。

    2、瑞幸咖啡会不会成为下一个ofo?

    ofo短期内缔造了共享单身的神话,成为城市人绿色出行的标志性交通工具。

    ofo不仅重资产,而且在全国扩张较快。出现在ofo危机前夕官方资料显示:2015年6月启动以来,ofo小黄车已连接了1000万辆共享单车,累计向全球20个国家,超250座城市、超过2亿用户提供了超过40亿次出行服务。

    瑞幸咖啡招股书显示,源自Frost&Sullivan报告,瑞幸咖啡其在中国市场份额第二;拥有2370家自营门店,其中座位有限的小型pick-up店占据总店数的91.3%,而2018年第四季度是开店最快时期,三个月内增长了884家店;累积成交用户超过1680万,在2018年的用户复购率超过54%;2018年销售咖啡及其它产品合计9000万杯。

    瑞幸咖啡赴美IPO拟募资1亿美元 终于活成了令星巴克讨厌的样子

     

    可见,二者在扩张速度上大同小异。ofo面对竞争对手是摩拜、哈罗单车等。共享单车的问题是,几位创始人都较为年轻,具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创业精神,譬如,市场扩张过快等特点,然而,共享单车维护成本过高,资金周转压力较大,因此,仅摩拜ofo就出现了挪用用户押金超过70亿元,从而为这个行业埋下了定时炸弹。如今,ofo拖欠大量供应商债务,用户挤兑即将破产,而摩拜卖身美团,亏损持续扩大。

    3、此时,瑞幸咖啡为何走上不同的道路?

    首先,瑞幸咖啡的创始人资历与共享单车所有创始人均不相同。

    ofo和摩拜的创始人则是90后的戴威与80后的胡玮炜。

    招股书显示,瑞幸董事长陆正耀持股比例为30.53%,CEO钱治亚占股19.68%,黎辉(大钲资本)占股11.90%,刘二海(愉悦资本)占股6.75%。

    瑞幸咖啡赴美IPO拟募资1亿美元 终于活成了令星巴克讨厌的样子

     

    陆正耀,中国道路运输协会副会长、出租汽车与汽车租赁分会理事长,神州优车(838006 OC)董事长兼CEO、神州租车(00699 HK)董事局主席,2016十大经济年度人物。如今,陆正耀家族身价已超过142亿元。

    钱治亚,现任瑞幸咖啡创始人、CEO。曾任神州优车董事、副总经理,是神州租车、神州优车两家上市公司的创始元老,并先后担任两家公司的首席运营官职务。

    其次,遇到的竞争对手不同。

    互联网模式的最大特点是烧钱,高补贴、低回报,拖垮了竞争对手,就算成功一半了。因此,共享单车全部采用同一种模式,价格只有最低,没有更低。而瑞幸咖啡和星巴克尽管都是补贴卖咖啡,都是模式有很大的差别。

    星巴克是一家美国知名品牌,1971年成立以来,是全球最大的咖啡连锁店。原来是以传统线下为主,线上服务为其“短板”,2018年8,也就是瑞幸咖啡成立8个月后,星巴克零售咖啡业务被雀巢以71.5亿美元收购,宣布与中国阿里巴巴开启全面战略合作,9月开始在北京、上海主要门店进行外卖配送服务试点,年底预计覆盖至30个城市超过2000家门店。

    瑞幸咖啡赴美IPO拟募资1亿美元 终于活成了令星巴克讨厌的样子

     

    2018年,咖啡行业最精彩的瞬间,莫过于瑞幸咖啡和星巴克之间的“补贴战”,多数舆论认为,瑞幸咖啡在“碰瓷”蹭热点,并且,质疑瑞幸咖啡的声音一浪高出一浪。

    但是,不得不承认,瑞幸在咖啡市场上演了一场“以弱胜强”的经典案例,不仅自己品牌声誉扩大,而且让星巴克股票市值大跌。2018 年星巴克第三季度财报显示,中国区销售同比下降2%,也是9年来第一次下降,并一举成为全球表现最差市场。

    对此,陆正耀戏称,“星巴克的市值已缩水100亿美元了,如果星巴克给我们100亿美元的股票,我们就不打了。”

    面对高补贴的质疑,瑞幸咖啡对媒体表示,全年亏损会远大于这个数字,但是,通过补贴迅速占领市场是瑞幸既定战略,亏损符合预期。

    公告显示,截止2019年3月31日,瑞幸咖啡获客成本为16.9元,去年同期为103.5元。促销费用为6.9元,去年同期为15.8元。可见,人们的消费习惯正在养成,补贴成本日益下降。

    最后,骑共享单车与喝咖啡不是同一类人。

    尽管摩拜共享单车将价格提高到2.5元/小时,但这仍然偏低,相比以前的成本巨大的投入,盈利空间有限。而咖啡市场则不同,星巴克咖啡一杯要卖几十元,除去高额补贴、快递费、租金,仍留有巨大的利润空间。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茶起源与中国,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人喜爱品茶,中国茶文化反映出中华民族的悠久的文明和礼仪。随着互联网发发展,全球经济一体化,中国正在走向世界。而作为西方流行的咖啡文化正在朝着中国一二线城市渗透。

    瑞幸咖啡终于活成了令星巴克讨厌的样子

    近年来,线上线下结合的咖啡店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而其中瑞幸咖啡脱颖而出,成为中外文化融合、O2O模式的典型代表,正在培养着中国人的咖啡文化。正如瑞幸相关负责人所说,“由于我们的存在,2018年成为中国咖啡消费元年,人均消费比以前多了好几倍。”

    目前,瑞幸咖啡开设的门店分三类,自取式门店(Pick-up Stores)、休闲式门店(Relax Stores)、配送式厨房(Delivery Kitchens),其中自取式门店占据了91.3%份额,这也是瑞幸的未来发发展战略重点。

    不难看出,瑞幸咖啡正在朝着星巴克线下门店模式进攻,今天竟然跑到星巴克的老家美国IPO,与星巴克在资本市场分庭抗礼,瑞幸咖啡终于活成令星巴克讨厌的样子。


    赞(0)

    驱动号 更多